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调查 >调查报告

实习生权益谁来管!

调查说明:实习生月薪酬超800元要征20%的税?这一话题引发热议,实习生的权益被侵犯了吗?为此,一图观政联合第一调查网进行了“实习生权益谁来管”的调查。

实习生月薪酬超800元要征20%的税?这一话题前段时间引发热议。然而作为一名实习生,被侵犯的权益可能不仅限于薪酬。不仅法律法规漠视实习生权益,实习生自己也缺乏保护意识。而实习,早已不那么单纯,一条产业链正悄然形成……

中部某大学大四本科生刘辛(化名),正在年底前焦头烂额地准备各种出国留学文书。但学校的一则通知让她倍感崩溃:明年春季学期,学院将组织长达6周的集中强制实习。

 

这个时间非常尴尬。有的同学已经找到了工作,那时候已经需要入职;考研的同学要准备复试;对我这样的出国党,也耽误出国前的准备和自己找的实习。刘辛觉得,把实习强制安排在大四下学期没什么意义,大家基本都找好了各自的出路,即使去做学校安排的实习,也只是打打杂而已。

 

刘辛并不是唯一一个有这样困惑的大学生。2016年,我国高校毕业生已经超过765万人,随着就业竞争加剧,实习生大军的生存状况和权益保障越来越受到关注。

 

图政数据工作室(@一图观政)联合第一调查网进行了一次线上调查,2015名有过实习经历的学生回答了我们的问题。

为什么要实习?

强制实习、刷简历or得到锻炼?

今年的双十一狂欢中,一条新闻有些突兀:240名大学生学了公路运输专业被实习,被派到韵达快递西北分拣中心分拣快递,每天工作10小时却仅得10元。他们被学校告知,实习算作实训学分的一部分,与能否毕业相关。央视曝出后,韵达快递补发每人报酬220元。

 

像这样,所在学校将实习与学分挂钩的学生,在@一图观政的线上受访者中占了25.71%,超过1/4。另外还有33.42%的受访者学校虽然没有提出明确的实习要求,但仍将实习与能否毕业相挂钩。两种合计近六成。

虽然将实习列入必修学分并与毕业挂钩确实有政策依据,但若大学生们只能被强迫做一些与专业或未来就业方向完全无关的廉价劳动力工作,无疑是一种剥削,与实践育人的初衷背道而驰。

 

我在实习期间经常做一些打杂的工作,是很多实习生的心声,这句话的认可度高达3.91-5的数值代表态度从完全不赞同完全赞同3为中间态)。我对实习企业而言是廉价劳动力’‘的认可度也达到了3.86

 

然而,实习所带来的光环效应仍然让一些学生趋之若鹜。来自首都某985大学的王枫(化名)虽然刚刚升入大二没多久,却已同时做着两份无报酬的实习。

 

每日疲于奔命的她告诉@一图观政(微信号P100017):我实习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的背景,让简历更好看一些。至于工资,真的不是很重要,因为公司给我的东西,比我能给公司的东西要多很多。王枫认为自己能力有限,去一些知名公司实习往往是给老板打下手,没有做分量很重的工作,但她得到了锻炼

 

企业需要实习生劳动力,实习生则需要平台与好看的简历,相比之下,实习的实际效果好像反倒不是那么重要了。这种供需关系甚至催生了实习产业链,知名企业的内推实习职位被明码标价。今年秋天,一些学生的朋友圈忽然被跟风求五赞的实习群刷屏。占有信息的一方以行业大咖分享求职经验企业内部培训试题等等资源作为诱惑,吸引目标人群。

与职业院校生的顶岗实习不同,有相当一部分来自985211院校的实习生将实习当作向更高处去的垫脚石,无论是保研还是出国留学,招生官都很看重申请学生的经历丰富程度。

 

因此这部分学生往往不在意劳动报酬和权益,有人甚至会选择付钱来得到知名企业的实习机会,他们也很少在乎那一纸实习证明,不是去打卡,而是渴望从知名企业获得更多的人脉资源。

一家号称留学生背景提升领军品牌的公司曾经推出过一项美国州办公室实习的项目,十天的价格为4万元人民币,声称能够保证学生得到州长的推荐信。但接受@一图观政(微信号P100017)采访的一名留学咨询机构负责人表示,十天的活动所换来的推荐信说服力非常低,申请时作为材料几乎没有什么竞争力。

实习生权益:

没有协议的保障

当实习成为一种供需交换而不再那么单纯,再谈实习生权益似乎就有些奢侈。实习待遇,就是最无法启齿的一部分。@一图观政线上调查发现,18.57%的受访者实习报酬为0元。

当被问及经历过哪些实习生权益被侵犯的事项时,仅有32.37%的受访者表示完全没有遇到过侵权事件,而实习单位劳动报酬不合理则是最容易遭到侵权的,高达38.78%的实习生承认自己在薪酬方面被侵权。

 

排名其后的则是休息休假权没有保障,强制加班26.71%),学校强制要求到某特定单位实习,否则不发放毕业证书21.60%),延长试用期(21.05%),等等。在薪酬问题背后,更加根本的问题是实习协议和法制监管的缺失。@一图观政调查显示,只有35%的实习生与所有实习单位都签订过实习协议,多达26.61%的受访者完全没有签订过实习协议,而未签订的人中,超过八成的原因是自己未想过,实习单位也未提出签订协议

@一图观政网上调研结果显示,实习生所签订的实习协议中超七成的协议规定了工作时间、内容、报酬和实习期间的工作描述。但真正关乎实习生权益的内容,如实习期间的相关保险、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处理、知识产权等却较少提及。

 

去年夏天,一篇《我是一个被UBER开除的实习生,今天我有话说》在网络上引发热议。一名自称在Uber天津实习遭到开除的南开大学学生称,Uber天津的实习生管理制度包括不签订实习合约,无任何身份信息核验。而Uber天津公司给出的开除原因是,四名实习生违反了保密协议,也被指实习生是背了黑锅

 

而实习生自己的合同意识也比较淡薄。@一图观政的网上调研中,签订了实习协议的同学里,只有不到50%表示通篇阅读了实习协议并明白其中内容,可见不少实习生对自身的权益也没有清楚的认知。

 

从最根本上来说,法律法规对学生的劳动者身份颇为模糊。在校学生也不是2003年原劳动部颁布的《关于非全日制用工若干意见的规定》中的劳动者:在校大学生仍然有学籍,其身份是学生,不是劳动者,故其实习行为不可能是择业行为,也不是就业行为。

 

想要真正保障实习生权益,厘清权责,应当从根源上细化明晰,明确实习生的法律地位。与其寄希望于涉世未深的学生维护自身权益,不如要求学校真正保证学生的实习成效。